换头术靠谱吗?带你去主刀医生任晓平试验室10问本相-西部网 陕西

2017-11-24 11:14

图为,哈尔滨医科大学教学任晓平在实验室接收新华网专访。新华网才萌摄

  图为,在位于哈医大医疗转化核心的实验室里,任晓平的学生在做试验。新华网才萌 摄

   新华网11月23日电 两年前,一则《中国医生要参加世界首例“换头术”》的新闻让哈尔滨医科大学传授任晓平忽然陷入舆论漩涡,在一片赞叹、质疑声中,任晓平面对新华网的镜头回应了“换头术”的真虚实假。那时,他的团队在1000只小白鼠上做过实验,成活率30%-50%,最长成活期是一天。

  近日,由于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焦?卡纳韦罗发布世界第一例“人类头部移植手术”已经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行,而“手术”地点在中国,任晓平介入指点了这次“手术”。这让他再次站在了舆论中央。

  那么,谁参与了这例“手术”?两年了,实验上有哪些新进展?备受同行质疑的实验有图有本相么?为什么每次披露此项研究最新动态的都是外方专家?带着大家的疑问,我们走进了中国医生任晓平的实验室,关于他和他所做的实验,任晓平给出了他的回应:

  追问1:报道称你们在遗体长进行了头移植并且取得了成功,是这样吗?在哪进行?主刀大夫是哪位?

  任晓平:这是从外文转到国内的报道,可能在转译进程中一些报道并不是很贴切。我们用两例新颖的遗体实现的不是头移植手术(不是“换头术”),而是人类头移植手术的外科模型。确实地说, 这个实验是在去年11月底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实验室完成的,是我率领团队及医生独破完成,我是主刀者。

  追问2:本次实验的两具遗体从哪来?抉择的尺度是什么?

  任晓平:实验所用的遗体,经过家人签字批准募捐。研究失掉了哈医大人类研究伦理委员会的同意。我们用了两具男尸,这个是往临床转换前的实验,要临床模仿, 两具遗体最少从性别上、状态上、肤色上尽量濒临。

图为,采访过程中,任晓平的学生正在做实验。新华网才萌 摄

  追问3:有考虑表露实验的现场图片、视频、数据等回应质疑吗?

  任晓平:我们这是科学工作不是拍可怕片。这个手术不是个别的手术,有些图片不能披露。为什么呢?要考虑社会的蒙受度,它不是所有凡人能接受的,我发表文章没有用实际的插图,(只管)所有的数据、影像、图片都有,我在杂志发表的文章插图是画家画的手术示用意。

图为,任晓平供给的人体第一个头移植外科手术设计方案部分图。新华网才萌 摄

  追问4:脊髓神经功效修复是外界质疑“换头术”的一大要害点,目前,动物实验有哪些进展?

  任晓平:脊髓的修复问题对于术后的恢复是一个异常主要的问题,对于头移植能不能在临床顺利发展起到决议的作用。这两年我们开端做大鼠,共做了多少十例,做的不是头(离断),而是头以下的脊髓局部, 大略存活率90%以上,目前大鼠最长的存活时间是一个月。在实验胜利的基本上,做了20例左右的狗脊髓伤害(实验), 狗的存活率在90%以上,最长的存活时间一年。

图为,狗在脊髓离断手术后各个时代恢复情形的拼板照片。材料片

  追问5:俄罗斯的志愿者终极取舍传统守旧的方式治疗,您担忧将来活体实验缺乏志愿者吗?

  任晓平:找我的志愿者良多,总有电话打进来,有海内的,也有国外的。现在还没有进行临床的手术的斟酌,自愿者的问题对我们来说还不急。有一天在这些迷信和技巧问题都解决之后,我们会从这些患者当选出一个意愿者作为向临床转换的过渡, 但我以为当初还为时过早。

  图为,任晓平(右上一)与意大利医生卡纳维罗(左上一)在美国的一次学术会议上相见。(翻拍照片)新华网才萌 摄

  追问6:为什么每次有新的进展都是意大利专家率先披露,您有什么顾虑吗?

  任晓平:卡纳韦罗是我无比好的配合搭档,所以我们实验的每一步进展他都晓得,他的进展我也都知道,我们常常会结合地发表一些文章,取得了进展之后都十分地愉快, 重大的科研成果在见刊之前,就过早地向媒体流露,人和人之间性情不同,中西方文明也有差别,我爱好把我的科研成果在威望期刊上依照畸形的流程发表。

  追问7:哈尔滨医科大学对做这样的一个头移植相关的实验研讨是什么立场?

  任晓平:当然是支撑的,不支持我也不会在这里从事这项研究,我回国已经五年了。

  追问8:网友有疑难:假如不成功,是算手术失败呢,仍是属于差错致人逝世亡?

  任晓平:医生这个职业是个危险职业,医生不是仙人,每个手术都有它的风险性。如果让医生做每一个手术都能百分之百成功,那医生就都辞职不做了。

图为,任晓平在领导学生做大鼠脊髓损害实验。新华网才萌摄

  追问9:你如何回应“换头术”对于伦理方面的质疑?

  任晓平:自从头移植成为社会热议焦点之后,关于其伦理方面的问题始终是大家重要念叨和探讨的对象。 我盼望这种争议是一种建设性的,而不是损坏性的。只有大家都是建设性的,这项工作才干疾速向前推动。

  追问10:人类间隔“换头术”还有多远?第一个人类头移植模型对于换头术象征着什么?

  任晓平:头移植这个问题,它没有时光表,不详细在哪里做。今天我能够说咱们向前大大地迈进了一步,我们对一些最辣手、最挑衅的中枢神经问题获得了很好的结果,模型的意思跟价值就是为今后的头移植提出了第一个临床医治、临床手术的一个计划、策略。(谋划:周红军 翁伟庆 文字:李由 采访:颜秉光 韩家琪 摄影:才萌 杨昊 )

   相干浏览:

   新华访谈专访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晓平,一起去他的实验室看看

编纂:

相关的主题文章: